南陽古城雜記:且用紅色,記憶一座城

關注南陽網
微博
Qzone
南陽古城雜記:且用紅色,記憶一座城
作者:  

  南陽古城雜記:且用紅色,記憶一座城

  

  1.jpg

  張鴻賓石印館(資料圖片)

  

  每每走解放路,總忍不住張望它左右的街巷路牌,也總忍不住留意一下孫家樓的巷口——細而狹,靜而幽,這樣的巷子里,倘若迎面匆匆走來一個穿著長衫拉低了帽檐的民國時期青年,該不會讓人感到突兀吧?這樣的巷口處,人與人相對而行是需要側身相讓的,倘若我與那青年擦肩而過,該會看到他緊抿的唇和堅毅的臉龐吧?

  

  2.jpg

  孫家樓院內 本報記者 李 萍 攝

  

  這想象一直存在,以至于前些日走進孫家樓巷口處時,一時有種置身于想象中場景的恍惚感。待走進巷子略為寬闊的腹心地帶,看到孫家樓2號院那片青磚灰瓦時,我想起這場景中那長衫青年的由來了,那是2號院落曾經的主人——革命烈士曹云閣、曹銘(又名曹建明)留下的一張著長衫的照片中的形象。

  

  來過孫家樓多次,但從未對這處清至民國時期的建筑群感到厭倦,除了建筑本身外,還因為其內在的文化內核。就像那天,到那里參加南陽益博社會工作服務中心組織的2019年文化和自然遺產日活動,坐在2號院主房內,與一眾文化學者及文史愛好者座談暢聊革命文物、紅色基因,目光不由透過木格窗欞,看院內蔥郁樹木遮掩下的磚墻、檐上青瓦、屋脊神獸,遙想到上世紀30年代,曹家兄弟與南陽其他革命黨人在此開展革命活動的種種。

  

  到孫家樓,與今年文化和自然遺產日活動的主題“保護革命文物 傳承紅色基因”十分貼切。南陽是一片有著光榮革命傳統的熱土,革命文物、紅色資源遍及各縣(市、區),即使南陽老城區,也留下了不少紅色印跡。孫家樓自然是一處:1934年春,與黨組織失去聯系的曹云閣自華北返宛后主動開展工作、發展黨員、建立組織;當年秋,曹銘等人也回到南陽;當年12月曹云閣、邰士芳等人組建中共南陽縣委,次年7月擴建為中心縣委,在艱險、復雜的環境中開辟了劉寺工作區等黨的活動基地……

  

  不止孫家樓。在它附近,民主街上,尚存中原書局。中原書局與其對面的復興昌關系密切,復興昌東家孔令敏在西安事變時是楊虎城部警備二旅旅長孔從洲(亦寫作孔從周)的副官,1946年5月,時任國民黨軍第三十八軍五十五師師長的孔從洲率部起義后被國民黨追捕,遂避難南陽鄉間,其間也曾到南陽古城暫住過復興昌商號二樓,并讓孔令敏在復興昌對面開了一家書店,由其部下經營,以書店作掩護開展情報工作。新華路上,新華賓館院落西南處,尚存宛屬平津同學會舊址(縣文廟大成殿)。1937年,“七七事變”后不久,平津地區的南陽籍學子在共產黨員郭以青、袁寶華領導下,于這里成立了宛屬平津同學會,以靈活多樣的活動推動了南陽一帶抗日救亡運動的蓬勃發展。再往西北,工農路上,尚存中共鄂豫邊臨時省委舊址(董作賓故居)。其前身是領導南陽地區的中共鄂豫邊區特委,1932年初特委改為臨時省委,因襄棗宜根據地第四次反“圍剿”斗爭失敗,鄂豫邊臨時省委由鄂北遷至南陽,機關就設在這里……當然,還有省立五中(現市實驗中學所在處)、宛南中學(現南陽經濟貿易學校處),它們不僅僅分別有宛南書院、南陽察院古建,亦是中共地下組織早期開展革命活動的陣地,學生運動曾掀起一次又一次的革命浪潮。

  

  當然,不止這些。新華東路,曾有烈士兄弟張鴻賓、張鴻池開辦的石印館,南陽地下黨組織的大量文件和宣傳品在這里印刷,一些馬列主義的讀物和進步書刊也是由石印館轉送或印刷,一些重要會議也在這里秘密舉行,是南陽黨組織重要的聯絡站點,1932年兄弟二人被捕,被打得腰折腿斷仍寧死不屈。從容就義時,兄弟二人一個25歲,一個22歲。同樣在新華東路的,還曾有1938年成立的,經銷進步書籍和報刊、宣傳革命理論的新知書店(后更名“南陽新生書店”),亦是黨長期秘密活動的場所和設在豫西南的秘密聯絡站,劉少奇過南陽,就是通過書店聯絡員聯系,才使他如期接見中共河南省委代表和中共豫西南地委同志的。那時,化名胡服的中共中央中原局書記劉少奇,離開延安輾轉奔赴中共中央中原局駐地確山縣竹溝鎮,于1939年1月25日到達南陽城,留宿于新華東路北側的交通旅館。次日下午,中共河南省委代表王瀾西和中共豫西南地委副書記郭以青秘密來到旅館,向劉少奇匯報了南陽地下黨組織開展斗爭的情況以及中共豫西南地委的工作打算。劉少奇則對相關工作作出了重要指示……可惜,石印館、新知書店、交通旅館,早湮沒塵土,痕跡無處可覓,唯有史料上的一張張照片和一行行文字,為我們留下歷史深處的屐痕。

  

  座談會上,大家熱烈地發言探討著革命文物、紅色基因,我想著那些逝去的、湮沒的古建,越發感覺古城現存的與黨史、與革命相關的建筑的稀缺與珍貴。山河已無恙,英烈和革命往事卻必須銘記。只是現存的紅色建筑尚且零散,需要我們進一步歸整,也需要我們進一步宣傳弘揚。倘若在街頭巷口,有指示牌告知我們,去吧,走進巷道吧,走進院落吧,那里,有革命建筑、有紅色遺跡;倘若在建筑前,有清晰的介紹告訴我們,來吧,里面曾有誰走過、曾有哪些事發生;倘若在房舍內,有物有圖有陳設有文字告訴我們,看吧,那些驚心動魄的場面、那些感人肺腑的故事、那些可歌可泣的人物……倘若處處是這樣,該有多好!

  

  我永遠記得在曹云閣后人處看到的兩幅照片,一邊是年輕儒雅英氣逼人的曹云閣,一邊卻是一位滿臉溝壑白發蒼蒼的老太太——曹云閣的愛人。兩幅照片放在一起看起來不相搭,但何須詫異呢?曹云閣去世時,不過30歲啊。多少英烈,像曹家兄弟和張家兄弟一樣,以青春之光點燃理想之光,光芒一直映照著國家從積弱走向富強的每一步。時光荏苒,他們卻永遠年輕。

  

  去孫家樓前,我翻了翻手頭一本上世紀70年代末出版的《革命烈士書信》,不少書信寫于就義前,忠貞的氣節,豐富的感情,高尚的情操,視死如歸的氣概,都在那或豪邁或壯烈或深情或樸實的文字里,其中,25歲便英勇就義的徐瑋在遺書中說:“我并不覺得死有何痛苦,前我而去者已去,后我而來者會來,生活于此時代,便負有此時代的使命……”是的,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歷史責任和使命,但革命志士建立的千古功勛,是歲月車輪永遠無法輾碎和磨滅的。

  

  今日,且讓我們用紅色,來記憶一座城吧,愿你我初心不忘,追夢始終。(南陽晚報記者 李 萍)


編輯:    校審:賈紅英    責任編輯:張中科    監審:黃術生

中共南陽市委宣傳部主管、南陽日報社主辦 電話:0377-63135025 13603773509(微信同號) QQ:1796493406

技術推廣合作 QQ:69500676 290428867 法律顧問:河南大為律師事務所 畢獻星 任曉

豫ICP備12012260號-3    豫公網安備41130302000001號

免费曾道人网站